自己改運改命-了凡四訓

親愛的朋友:網主常云「有四種人算命算不準(一)大善者。(二)大惡者。(三)出家者。(四)潛心修行、種福田者。」何以此四種人算命算不準?因為「此四種人之善惡福份隨時在增減」所以算命算不準!禍福無門、唯人自招,識因果、多事孝父母、多行善,必能神佛之佑!人生無常、的確在人生的歲月中往往受到冥中的牽引,地理風水有云:福地福人居。命理常云:福相。佛道教常云:積陰德種福田。想必大家皆知:「種善因得善果的道理」!知錯能改善莫大焉!網主建置之「了凡四訓」提供給全球網友做為修身立命、改變命運的參考。

袁 了 凡 先 生 略 傳 

  袁了凡先生,原名黃,字坤儀,江南吳江人。博學多材,精通河圖、洛書之理數、星命之學、堪輿之道、律呂音樂、數學算術、水利、兵備無不獲有心得,並留有著作甚多。「了凡四訓」即其戒子之文。

  明朝隆慶四年為舉人,萬歷十四年中進士。歷任寶坻縣長、兵部職方司主事、軍前參贊、督兵等職。享年七十四歲。明熹宗追贈[尚寶司少卿]。

[立 命 之 學 ] 

一、一切都是命半點不由人

  我童年就失去了父親,母親命我放棄科舉功名改學醫術。她老人家說:「學習醫術可以養生活己,也能濟世活人,而且醫術高明,名滿天下,這也是你父親的願望。」因此我聽從了母親的意思,放棄了考試作官的念頭,而改學醫術。

  有一天,在慈雲寺遇到了一位道貌岸然,酷若神仙的老人,我很禮貌地跟他打招呼,他告訴我說:「你有作官的命,明年就是秀才,為什麼不讀書呢?」

  我只好告訴他原因,並請教老人姓名與府居。老人說:「姓孔,雲南人。得有『邵子皇極經世』正傳,命該傳你。」於是我就接引孔老人回到家裡暫住,並將情形告訴了母親。

  母親要我好好的招待他老人家,並屢次試驗老人的命學理數,竟然不管巨細都非常靈驗準確,因此我就相信孔老人的話,而開始讀書,準備考秀才。

  孔老人就為我起數算命說:「縣考童生必得第十四名,府考得第七十二名。提學考試得第九名。

  到了次年,三處考試真的都考取了,而錄取的名次也確實都符合老人的預言。因此我就再請老人為我卜占終身之吉凶禍福。

  孔老人算定的結果,說我某年會考上了第幾名,某年補上廩生缺,某年當貢生,而後某年入選為四川知縣,在任三年半即離職歸鄉,五十三歲八月十四日丑時,壽終正寢而無子,這些我都把它記錄下來。從此以後,凡碰到了考試,名次的先後,都不出老人的預言所料。

  孔老人還算定,我命中註定須領用九十一石五斗廩生米,才能升為貢生,但當我領了七十一石之時,上司即為我呈文補貢,因此我就懷疑孔老預言的準確性,沒想到結果還是被駁回補貢的呈文,真到丁卯年,上司發現考場裡我的考試卷,策論作得很好,不忍埋沒人才,就吩咐縣官替我呈文,正式升補貢職,計算所領之廩生米糧,又確實是九十一石五斗。

  從此我更相信:「升官發財,遲速有時;富貴在天,生死有命。」的命運理數!所以看淡一切,聽其自然,無所企求了。

 

二、命由己作相由心生

  後來到燕京國子監去讀書,我留京一年,終日靜坐,也懶於讀書求進。己巳年,又回到南京,有一天到棲霞山,拜訪雲谷禪師,二人對坐一室,有三日之久不曾睡覺。雲谷就問我說:「凡人所以不能成聖成賢,都因為被雜念及望所纏,你靜坐三天,不起雜念,不胡思亂想,必有原因?」

  我說:「被孔老人算定了,榮辱生死,皆有定數,妄想也沒有用!」雲谷笑道:「我以為你是豪傑,原來只是個凡夫!」我問為什麼?他說:「人若不能達到無心、明心之境,難免會被陰陽氣數所控制,若被陰陽氣數所控制,當然就有定數,但也只有凡夫俗子才有定數,極善之人命運束不了他,極惡之人命運也約束不了他。二十年來,你被命運所控制,動彈不得,真是凡夫俗子一個!」

  我問他說:「一個人的命運,能逃得了嗎?」雲谷說:「命由己作,福由心生,禍福無門,惟人自召。詩書所稱,確是明訓。佛教經典裡頭也說過,求富貴得富貴,求男女得男女,求長壽得長壽,都不是亂講的。說慌是釋迦的大戒,諸佛菩薩豈敢騙人。」一個人只要肯做善事,命運就拘束不了他。」

  我說:「孟子提過:『求則得之』是求在我者也。道德仁義能夠力行自求,功名富貴須待他人賞賜,如何求得到?」

  雲谷說:「孟子的話並沒有錯,是你未能深入去了解。六祖慧能禪師曾經說過:『一切福田,不離方寸,從心而覓,感無不通。』人只從內心自求,力行仁義道德,自然就能夠贏得他人的敬重,而引來身外的功名富貴。為人若不知反躬內省,從心而求,而只好高騖遠,祈求身外的名利,則就算用盡心機,也是雙頭皆空。」

 

三、天作之孽猶可違

  雲谷又問:「孔老人到底算你終身命運如何?」我從實詳述了過往的經歷。

  雲谷說:「你認為自己應該得功名?應該有兒子嗎?」

  我想了很久才說:「不應也,官場中的人都有福相,而我相貌輕薄,又未能積德以造福,加上不耐煩,度量狹窄,縱情任性,輕言妄談,自尊自大 ….這些都是無福之相,怎麼當得了官!俗語說:『地穢多生物,水清常無魚』我好潔成癖,形成孤寡相,是無子一因。脾氣暴躁,缺乏養育萬物之和氣,是無子二因。仁愛是化育之本,刻薄是不育之因;我一向潔身自好,不能捨己為人,同情別人,是無子的三因。其他還有多話耗氣,好酒損精,好徹夜長坐不知養護元氣等….都是無子之因。」

  雲谷說:「照你這樣講,世間不應該得到的事還多得很呢!豈僅功名與子嗣。世界上的人,能享千金財富的,一定是有千金福德之人;應該餓死的,一定是應該餓死之報應,這些都是個人自己所造成的,也是取決於各人心性所造成,天只不過『因材施教,因勢利導』而已,並未加絲毫力量,就像人體的輕重,是決定在本身份量,而非磅秤厚此薄彼,是一樣的道理。傳宗接代的事也一樣,但憑各人積德之厚薄。有百世功德之人,必有百世子孫可傳;十世功德者,必有十世子孫以護,那些絕嗣者,必是毫無功德之人。

  你既然知道自已的缺點,怎麼不將不發科甲與沒有兒子的原因,盡量改掉,化吝嗇成施捨,偏激成和平,虛偽成虔誠,浮躁改成沉著,驕傲成謙虛,懶散改成勤奮,殘忍化為仁慈,刻薄改為寬容,盡量積德,盡量包涵,珍惜自己,別糟蹋自已;以前種種譬如昨日死,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,這樣必能去除身上的病根,重新獲得仁義道德的新身體。

  「血肉物質之身,假若已有定數,然義理之身,必能感動天地而獲福。古有名言:『天作孽猶可違,自作孽不可活』詩經也提過:人若能念念不忘,想想自己所作所為,是否合乎天心,合乎天道,一定能得到好報應。孔老人算你當不了大官沒有兒子,是天作之孽還可避免,只要你擴充德行,廣積陰德,多作善事,則自己所造的福,那有不應驗的道理?易經一書,專談趨吉避凶的道理,若說命運不能改變,則吉又如何取?凶又如何避?易經坤卦有言:『積善之家,必有餘慶。』福及子孫,你相信嗎?」

 

四、不會符咒鬼神笑

  從此我猛然頓悟,深信此言,即刻拜領受教,而將往日之過失,在佛前盡情表白懺悔,先求登科,誓作三千善事,以報答天地祖宗養育之恩德。

  雲谷禪師並指點我,每日所行的善事,記在功過薄上,如有過失,則須功過相抵。並教我持唸「準提咒」,以期有所應驗。

  他又說:「符籙家說過:『不會劃符鬼神笑。』劃符跟唸咒有異曲同工之妙,劃符時,必須心不動念,靜下一塵不染,在此心如止水,如晴空之刻,開筆一點叫混沌開基,此一氣呵成,一揮而就,心無雜念則此符必靈。為人處世,祈禱天地,改造命運的道理也一樣,須時刻處在此無思無慮的狀態中,則人心即是天心,必能感動天地而得福。」

  「 孟子立命之學也說過:『夭壽不二,修身以俟之,所以立命也。』一般人都認為夭與壽,是二種截然不同的遭遇,孟子為何說是一樣呢?」

  「試想,人若能心處於不動慾之境,隨遇而安,善盡生之職責,命必然過得踏實,那麼還有啥夭與壽分別呢?進一步而言豐歉、貧富、窮通、貴賤………也都只是在心存慾念之後才有分別,正因為世人心存妄念,不敢面對現實,不能以靜心處理順境,以善心安於逆境,因此生死就變成嚴重的二面,一切吉凶禍福、毀譽是非、窮通貴賤,也就困擾世人,而弄得心神不安,永無寧日。」

  「 人若能修身養性,去惡向善,安於順逆現實,時刻處於不動絲毫非非之念的「明心似鏡、似光、似無」的境界,則離『返本還原,歸根復命』的境界已不為遠,這樣一切罪惡過失自然也就無蹤無影,命運自然歸於稱心如意,全吉無凶之境,這才是真正利人利己,有價值的行為。」

  「還未達到此『無心』之境的人,只要時時刻刻持唸『準提咒』,唸到滾瓜爛熟,有持如無持,無持似有持,連持咒之念頭自已都沒有感覺,類似劃符之時,空靈難言之境,則道必可得,心靈至福至矣。」

  從此我就把外號「學海」改為「了凡」,以記念了悟立命之道理,而不落凡夫俗子之窠臼。

 

五、賢達之人能安命

  至此以後,終日小心行事,便覺心安理得與前不同。以前放蕩憂鬱,六神無主的狀態,到此變成了戰戰競競,小心謹慎的處世,既使處於暗室之中,也都以不獲罪於天地鬼神而時加警惕。碰到有人罵我毀我,也都能淡然處之,不與計較。

  到了第二年又去燕京參加禮部考試,孔老人算定得第三名,卻考取了第一名,孔老人的預言開始失靈了。到了秋期舉人考試,也出乎孔老人的意料之外,而考中了。

  然而冷靜檢討,還是感覺改過得很勉強,譬如行善而不徹底,救人而心存疑慮,或身行善而口不擇言,或平時操持守節,而醉後放蕩不拘,將功抵過形同虛度,因此己巳年發願,到了己卯年,歷經十多年,才行畢三千善事,隔年回到故鄉,即到佛堂還願。並再發求子之願,許下再行三千善事,以贖此生之過。至辛巳年(僅經過一年),就生了一個男孩。

  我每行一善,就筆記於書,內人因為不識字,每行一善就在日曆上劃一圓圈,譬如施捨物品救濟窮人,助人急難,放生等,有時一天裡就作了十幾件善事,這樣繼續行善積德,只有二年的時間,三千善事就圓滿達成,即刻再到佛堂還願,並再求中進士之願,並許下再行一萬件善事之願。

  經過了三年,我就考中了進士,當了寶抵知縣,從此就備置筆記本於案上,名曰治心篇,交待門人,凡所行善事,務必登錄,晚上則設香案於庭院,禱告天地。

  內人見所行善事不多,經常耽心的說:「以前在家鄉,互助行善,三千之數很快就完成,現居衙門中無善可行,何日才能達成一萬善事之願,完成功果呢?」

  有一天夜裡,就夢見了神靈前來指點說:「只要下令減收百姓糧租,一事即可抵萬,功果可完。」

  原來寶抵縣的田租甚高,每畝須繳二分三厘七毫的租稅,我即刻計劃減低至一分四厘六毫。然而心裡總是懷疑,做這麼一件事何能抵得萬善。

  剛好有位幻余禪師自五台山來,我就將夢裡的事向他請教。他說:「只要真誠為善,切實力行,就是一善可抵萬善,何況全縣減租,萬民受福,當然一善足可抵萬善。」於是我就捐獻薪俸,拜託禪師回山時,代辦請一萬個僧人吃飯之事,以表誠心還願回向。

  孔老人曾算我五十三歲必死,我並未為了此事祈禱,或發願添壽之事,而那一年也平安無事的渡過,至今我已六十九歲了。

  書經上說:「天難諶、命靡常。」又說:「惟命不於常。」是很有道理的。所謂命運之說,其實是不可信的,也非一成不變的。

  從此我深知:「凡是說人生禍福惟天定者,必是凡夫俗子。若說禍福憑心定,安身可以立命者,必是聖賢豪傑。」

 

六、謙謙君子道可得

  總之,人的命運雖然不可知,但只要運逢顯達時,也可以落魄的心境處世。逢到順利的境,也當作拂逆一樣的謹慎。碰到富足的時候,也像貧窮一樣的節儉。就是得到別人的擁護愛戴,也不可趾高氣揚。如果家世望重,也不可自鳴得意。學問高深,也應禮賢下士,不恥下問。如此行持,克己復禮,則可以入道,可以進德。

  時時維護祖宗之高德重望,日日彌補父母之罪愆過失。上思國家社會栽培之恩,下謀家庭子女之福祉。待人常抱救急之心,待己務必嚴格規律。務必日日反省,時時改過,如有一日安於現狀,或自認自己沒有過失缺點,及自以為自己是十全十美之人,即不會進步。

  天下聽明人所在皆是,所以會有道德不修,事業不發達者,都是為了因循苟且,貪圖安逸,而耽誤了一生。雲谷禪師所說的立命之論,確實是至理名言,為人應該經常頌讀,並勤力恭行,才不會枉度一生,荒廢時。續→ 中。

[ 改 過 之 法 ]

一、改過三要素

  春秋時代,有許多大夫,僅憑觀察一個人的言行舉止,就能推測其人的吉凶禍福,並且非常的準確,這種事在左傳,國語諸書裡,都有許多記載。

  一般來說,一個人的吉凶徵兆,發源於人的內心,而表現於人之外表。凡是相貌仁慈厚,行事穩重之人,大都能獲福。相呈刻薄,行為輕佻者,大都近禍。絕對沒有所謂吉凶未定,渺不可測的道理。

  一個人心性的善惡,必與天心相感應。福之將至,可從其人寧靜的心境,安祥的態度判斷出來。禍之將臨,也能從其人乖戾的行為發現得到,人若想得福而避禍,先不談如何行善,只要力行改過,自然就能向善。

  談到改過,「羞恥心」是第一要素。

  試想,古之聖賢跟我們同樣是人,何以他們能流芳千古,而我們卻默默無聞,甚至於身敗名裂呢?人若只貪戀聲色名利,縱情恣意,背著別人作些見不得人的勾當,自以為他人見不到,而自鳴得意,則將漸漸變成衣冠禽獸不自知!世界上再沒有比這種行為更可恥,更慚愧了!孟子也說過,知恥給人的影響太大了。能作到知恥則是聖賢,不知羞恥為何物必是禽獸無疑。改過是關鍵就在此一念之間,人所以異於禽獸,也僅在那一念之差而已。

  改過的第二要素,是要有「敬畏心」。

  天地鬼神是欺騙不了的,人就是只犯了一點點過失,天地鬼神也知道很清楚,犯的若是重大的過錯,天必降下種種的災殃,犯的若是小過錯,則會損及現世的福報。

  人不可不怕天地鬼神,一個人就是生活隱蔽的暗室裡,天地鬼神也同樣一目了然,就是掩蓋得週密,作得很巧妙,也無法掩飾善惡心思所產生的意念,「意念」就彷彿像一道「波率」,而鬼神恰似無形的導體,這也是鬼神無所不在,人必須要有敬畏心的原因。

  人只要一息尚存,滔天的大罪惡,都有悔改的機會,古時有人一生作惡,臨終前懊悔覺悟,發一善願而得善終者,正所謂「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」,可以洗百年罪惡也,就像千年幽谷涵洞,一燈來照,則盡去千年黑暗一般。因此說:「過失不拘大小,以能改為要。」

  但人生無常,肉體易逝,若等到呼吸停止了,就是想改過也不可能了。明的報應,在陽間遺臭萬年,使得孝子賢孫想洗也洗不掉。暗的報應,在陰間沉淪地獄永受折磨,就是仙佛菩薩也引渡不了,超拔之事但憑自身己意,一但無常身逝,何日重生為人?清夜深思怎能不怕?

  改過的第三要素,是要有「勇氣與決心」。

  人所以不能改過,只因為因循苟且誤了大事,若能發奮圖強,當機立斷,碰到小過像竹剌傷肉一般,速與拔除,犯上了大過如毒蛇咬指一般,速與斷指,不猶豫不等待,則如易經所言:「風雷增益」之象,風起雷動乾脆俐落,則改過遷善必可成功。

  人若能俱備上述「三種心」,知過能改就像春日逢冰,必能消失瓦解。

 

二、改過三階段

  一般人改過:有從事上改,有從理上改,有從心上改三個階段,作法不同所得功效也不同。

  譬如:前日殺生,今日戒殺。前日暴怒,今日靜心反省。這是從事上改的方法,這種只在行動上勉強壓制的方法,但是病根不除,不是根本辦法。

  比較理想的改過方法,應該從理上改。

  譬如想改殺生之過,就想:「天有好生之德,物物都珍惜生命,殺他養己怎能心安?再加以水深火熱鍋鼎之苦,必痛徹骨髓。

  健康之道,首在本身元氣之運化,而不在物品之稀罕珍貴,就算山珍海味,吃過了也不一定能供養身體,蔬菜素品儘可充飢果腹,何必把自己的肚子當成化屍場!折損自己的福份?」再想:「血肉之類必有靈性,與人同體,縱不能修養品德,使它親我、敬我,怎可再殘害生靈,使之仇我、恨我呢?」若能想到此理,則必見物憐惜,下不了手,而達到改去殺生之習。

  想改掉暴躁的壞脾氣也一樣,就想:人不可能一模一樣,各有其長也各有其短,沒有十全十美的,因此應該互相體諒遷就,就算不合我意,而互相干擾,對我們也沒啥損傷,有何可怒可氣的。再說天下也沒有自以為是的豪傑,也沒有怨天尤人之修養法,怎麼可以只要求別人,而不要求自己呢?日常生活有不能稱心如意,是自己德行未修,涵養不夠,必須再求反省,如聞毀謗不怒,毀謗也會如舉火燒空,必將自消自滅。若聽到毀謗就動怒,想盡辦法加以辯論維護,正是作繭自縛,自取其辱的作法。況且發怒不但無益,反而會損害自身。其他尚有種種過失,都可依此類推,細細思考,道理若能明白,過錯就不會產生了。

  何謂從心而改,一般而言,人的過失雖然有好幾百種,但歸根究底,都是從心所起,若能心不動念,無私無慾,就不會有過失了。也不必樣樣檢討好名、好利、好色、好貨、好怒諸過失,只要一心向善,正氣所鍾,邪念自然一塵不染,就像太陽當空,鬼魅盡消一般,這就是所謂「本立道生」之理。也是最正確的「心上改」之法。因為過從心生,也當從心上改,如斬毒樹先斷其根,則必枝葉盡落,就不必枝枝去剪,葉葉去摘。

  心上改之法,即在修心,妄念一動即覺查,並加以克制,則過不生,是最好的方法。若作不到這種高深的境界,則只好明理以改過。再辦不到,就只好隨事而禁了。

  能修心並明理兼禁過,是再好不過的事。若只懂禁過,不明道理,不知修心,是笨拙的改過方法。

  因此發願改過行善,最好能有親朋提醒督促,或請神鬼為鑑,一心懺悔,晝夜不得鬆弛,經過一段時日必有效驗。到此境界,自然感到心曠神怡,智慧頓開,或處雜亂環境而不動心亂性,或見仇人而不怒反喜,或夢見吐出黑色的東西,或夢見聖賢提拔引接,或夢飛步太虛,或夢見各種佛旗寶傘,以種種罕見之勝跡妙景,這就表示消過滅罪,行而有徵之象。但不可就此心滿意足,自鳴得意,不再求進步。

  像古代賢人遽伯玉在二十歲時,就已經覺得以前的不是,而馬上完全改過了。到了二十一歲,又覺得以前所想改的過失,還沒完全改掉。到二十二歲,又回頭看二十一歲的時候,還像在夢中一樣糊糊塗塗的。這樣一年又一年的,逐漸改去過失。直到五十歲那年,還覺得從前四十九年的不是。古人改過的方法竟然這樣,吾輩凡夫俗子,過失像剌蝟身上一般之多,若冷靜思考,還看不到自己的過失,必是粗心大意,迷糊之人。

  凡罪孽深重之人,大都心神昏庸,失神健忘,無事煩惱,見正人君子,則顯出慚愧沮喪之狀,聽到了真理大道則不高興,有時施恩反招憎怨,或夢見一些顛顛倒倒的惡夢,甚至於經神經兮兮的自言自語;上列種種都是自作孽之相,為人若有上述情況,應該即刻發奮圖強,改過向善,以免自誤。

 

[ 積 善 之 方 ]

一、積善之家有餘慶

  易經上說:「積善之家,必有餘慶。」

  古時有一婦人顏氏,把女兒許配給孔子的父親,只打聽其祖先是否積有大德,而不管孔家是否富有,她認為只要祖上積有大德,其子孫必然會出人頭地。孔子也稱讚舜之大孝說:「宗廟饗之,子孫保之。」上述之論,確是至理名言。

  再證之以往事:福建公卿楊榮,其祖上世代以擺渡為生,每當暴雨成災,沖毀民居時,總有人畜貨物順流而下,別的船隻總是相爭撈取貨物,只有楊榮的曾祖和祖父以救人為要,貨物一概不取,鄉里的人都笑他愚笨,到了楊榮父親出生時,楊家便漸漸富裕。

  有一天,一位道人到楊家說:「你祖先有陰德,子孫必當享受榮華富貴,某地龍穴可築祖墳。」於是就依指示葬在那裏,就是現在的「白兔墳」。後來生了楊榮,年幼就登科,位至三公,並得皇上加封曾祖父、祖父官號。至今子孫還是榮華不衰,盡多賢達之士。

 

二、側隱之心人皆有

  鄞縣人楊自懲,起初當縣史,心地忠厚為人公正。有一次縣長處罰一犯人,打得血流滿面,而還不息怒。他就跪地為犯人求情,請縣長息怒寬恕。縣長說:「此人犯法違反常理,怎能叫人不怒。」他叩頭說 :「為政失道,百姓渙已久,他們不懂得法律常情,只要能問出案情就好了,這種事破了案都不能高興,怎麼可以發怒呢?」縣長因此才息怒。

  自懲家境貧窮,又廉潔自持,從不收受別人財物。碰到了犯人缺糧時,也都盡力救濟,即使自己挨餓也再所不惜,至誠持善從不間斷。後來生有二子,長子名守陳,次子名守趾,為南北吏部侍郎,長孫也作到刑部侍郎,次孫也作到四川廉憲,都是名臣,今人楚亭、德政,官運享通,都是他的後代。

 

三、上天有好生之德

  明朝英宗時期,福建倡亂,百姓從賊者很多,朝廷派佈政司謝都事,搜殺東路賊黨,謝恐濫殺無辜,因此先設法取得賊黨名冊,凡沒有參加匪黨組識的人,即暗中給予白布及小旗,教他們在官兵進城時,插旗於門首,並警戒士兵不得濫殺無辜,因此救了萬人的性命。後來謝之子孫有中狀元,當宰相,中探花等…..滿門得享富貴。

  又蒲田有林姓人士,母親樂善好施,常作饅頭供應窮人,凡索取者照數施捨。有一道人,每次索取六七個,三年如一日從未間斷,他母親也照給無誤,而從未表現出不高興的樣子。道人知其誠心救人,就對他說:「我吃你的饅頭三年,無以為報,特地前來告訴你,屋後有一好地可建造祖墳,子孫官爵有一升麻子之數目。」

  後依言埋葬,初代即有九人登科,世代從此不斷出貴,福建至今還有無林不開榜」的譬喻。

  還有馮琢菴太史之父,冬天清晨到學堂時,路上遇到一個人,倒在雪地中已快凍僵,就即刻脫下自已的皮袍給他穿上,並扶其回家救治。當晚就在夢中得到神靈的指點說:「你救人一命,出於至誠,吾派宋朝名將韓琦作你的兒子。」而後生下了琢菴,就取名號為琦,以作紀念。

 

四、心地光明鬼神欽

  臺州應尚書,壯年時住在山中讀書,夜間常聽有鬼怪作崇叫鬧,但他都不害怕。有一天,他聽到了鬼在談話說:「某婦人因其夫外出,很久未見歸來,他翁姑以為兒子死了,逼其改嫁,明天晚上會來自殺,我從此有人代替,可以轉世投胎了。」應尚書聽到了此語,就即刻賣掉了田地,得銀四兩,並假造了一張其夫的書信,一併寄到了她家。她母親發現了筆跡不同,有點懷疑,但繼之一想:「書信就算假,銀子總沒有平白送人的道理呢?我想孩子一定平安無事才對。」因此也就不再逼他媳婦改嫁。後來她的夫婿總算回家團圓。

  應尚書後來又聽到了鬼說:「本來有人來代替,卻被那位秀才破壞了此事。」另一鬼說:「那你就找他算帳啊!」鬼說:「不行,上帝以此人心地善良,早已命他為將來陰間尚書,吾怎麼能害得了他。」應公此更加努力,日日行善,積德甚多,碰到了饑荒時,必捐獻糧食救災。遇到了旁人有急難,都盡力給予協助。碰到了不如意事,也只逆來順受,反躬自省而不怨天尤人。至今其子孫為官享福者,比比皆是。

  還有常熟縣人徐鳳竹,其父頗為富有,凡是碰到了荒年,就先免收田租作為救災的倡導,又拿糧食去賑災救貧。有一次就聽到了鬼在門口唱歌說 :「口不妄,口不妄,徐家秀才作到了舉人郎!」連續幾晚上天唱個不停。此年徐鳳竹果然中了舉人。他父親因此也就更努力積德行善,從不懈怠,舉凡修橋補路,照顧過路的旅客僧人,凡有益大眾之事,無不盡心盡力。後來又聽鬼唱歌說:「口不妄,口不妄,徐家舉人直作到都堂。」後來

  徐鳳竹果然作到了兩浙巡撫。

 

五、平冤減刑合天心

  嘉興屠康僖公,初為刑部主事,常往獄中探查案情,遇有無辜冤獄之人,即簽報案情給主審官,待開庭時,主審官依案情審問,無辜之犯人都表心服,因而無罪釋放者有十幾人。一時百姓都說尚書廉明公正,而屠公卻從不居功。

  屠公又再上書陳情曰:「轄治之下,四海之廣,百姓眾多,必有許多冤獄之民,應該每五年派一減刑官,詳加調查以平冤獄。」皇上準其所奏,屠公也被派為減刑官之一員。有一天晚上,屠公夢見了神靈指點說:「你命中本應無子,今減刑之事,正合天心,天帝特賜你三子,並都享高官厚祿。」過了不久,夫人就懷孕,後來接續生了三個兒子,都當了大官。

 

六、敬神護法世代昌

  嘉與人包憑,他的父親是安徽池陽太守,生有七個兒子,包憑是最小的一個,入贅平湖袁氏為婿,雖然博學多才,卻屢次考試都不上榜。有一天到太湖附近遊覽,行至一村中,見一寺院破漏,觀音佛像破雨淋濕沾污,即取出身上所有的十兩銀子,給主持人作為修築廟宇之用,僧人說:「工事太大,所費必鉅,恐怕難予完成你交待的心願。」

  於是他就再取出隨身行李,貴重值錢的衣物,交予僧人,雖經隨行僕人再三勸阻,他還是誠心樂意的捐出,並說:「只要佛像不被損壞,我沒有衣物使用又有啥關係!」

  僧人說:「施捨錢財衣物並非難事,但你虔誠心意,確實難得。」寺院修好之後,有一天他又來遊此寺,夜宿寺中,即夢見護法前來道謝說:「你子當享世代俸祿。」後來他的兒子汴與孫子,都真的作了大官。

  嘉善人支立的父親,當刑房吏的時候,對一個無辜被人陷害而判死罪的囚犯,很是同情想替他洗冤,這個囚犯告訴他的告訴他的妻子說:「支先生待人很好,也很同情我的遭遇,願意代為洗雪冤情,我們已沒有什麼可以報答,明天你請他到鄉下、詳述案情過節,並親身奉侍他,他若肯接納,則我就可能平反獲釋。」他的妻子流著眼淚答應了。

  隔天,支先生到她家裏,她即親切招呼,並告訴他丈夫的意思,願意過給他作女婢。支先生斷然拒絕,只答應她盡力平反案情。後來案情大白,犯者無罪獲釋,他們夫婦登門道謝說:「先生大德,世所罕見,吾有小女,就送來當ㄚ頭,幫忙料理家務,此禮可通,還請笑納。」支先生只按規矩收納。後來他的兒子支立,二十歲登料,官至翰林,孫支高以及子孫世代也都官運享通。

  以上各段所述,雖然情節,作法不同,但都是一心向善的實例。

 

七、為善不興、為惡昌盛?

  積善之事詳細來說,有真善假善,有端正之善與歪曲之善,有陰善陽善,有是善非善,有偏善正善,有半善滿善,有大小之善,難易之善等之分別,必須作進一步的了解,不然為善而不明理,往往就會產生自認為行善,而其實是造孽的行為,而枉費苦心,一點好處也沒有。

  什麼是真善假善呢?

  以前有幾個儒生,去請教中峰和尚說:「佛教論善惡,如影隨形;現在

  某人行善而子孫不發達,某人為惡而家門興盛。那麼佛所說的報應是沒有憑據了。」中峰和尚說:「一般人不明事理,智慧沒開,認善為惡,認惡為善,不說自已顛倒是非,反而怨恨天地報應有差錯哩!」大家說:「善就是善,惡就是惡,那裏會認善為惡呢?」中峰和尚就叫他們說什麼是善?什麼是惡?有一個人說:「打人罵人是惡,敬人禮人是善。」中峰和尚說:「這也不一定。」另一個人說:「貪財妄取是惡,廉潔有守是善。」中峰和尚又說:「那也不一定。」大家都把平時看到的善惡說出來,但中峰和尚都不以為是。

  中峰和尚說:「凡是對人有益的就是善,只為自已的利益的就是惡。假如對人有益,即使打人罵人也算是善;假如只是為了自已的利益,即使你恭敬別人,禮讓別人,也算是惡。」所以為人處世,利人之善才是真善,利己之善則是假善。發於內心的善行是真善,裝給別人看的善行是假善。無所求而為之善是真善,有所求而為之善是假善。

 

八、因有真善與假善

  就以真善與假善來說:

  打人罵人,貪財妄取,一般人都認為是惡。敬人禮人,廉潔有守,一般人都認為是善,其實這些行為,都不一定就是惡或一善。我們必須進一步了解他行為的動機與目的,才能了解何者是善?何者是惡?

  正確來說:有益於人群,則打人罵人皆算善。若為了自己私利,則尊敬別人、禮讓別人也算惡。

  為人處世,利人之善才是真善;利己之善則是假善。發於內心的善行是真善;裝給別人看的善行是假善。無所求而為之善是真善;有所謀而為之是假善。

 

九、端正、歪曲有分別

  什麼是端之善;與歪曲之善呢?

  一般人都認為謹慎,隨和之好好先生是善人,但聖人卻認為敢作敢當豪爽之狂狷之士,才是善人。因為謹慎軟弱沒有個性之人,雖然全鄉人都說他好,而成為好好先生,卻是隨波逐浪;沒有志氣,沒有道德精神,沒有道義勇氣之人。依此類推衡量,則社會上荒謬顛倒的現象還有很多。

  總之,天地神鬼對於善惡之觀念,都與聖人的觀念相同,而與世俗的眼光相反。

  因此說:若想積德行善,決不可只為了順乎世俗人情,討好世人,掩人耳目,必須從內心深處潛移默化,一心只為濟世,不媚禍世,純為愛人助人,才是端正之善。

  若有一絲媚世之心,一點憤事玩世之心,則就是虛偽歪曲之善。

 

十、陽善、陰善也不同

  善又有陽善與陰德之分?

  為善而為人知是陽善,行善而不為人知,就是陰德。陽善只能享受博得名譽之福報,陰德天必賜以厚福。世人名譽超過了實質,必有奇禍。因為盛名是造物所忌,而有名望之人,大多只是博得虛名,缺少實際功德,因此名望之家,橫逆之事也特別多。

  因此古人勸人:「無使名過實,守愚聖所讚。」人若毫無過失,而被橫加惡名,又能逆來順受,必是大有道德修養之人,子孫往往能突然大發。因此俗眼所見「為惡昌盛」之說,值得探討,總之,陽善與陰德,就只差別於明與暗之分罷了。

 

十一、是善、非善論影嚮

  既然行善,何以又有是善、非善之說呢?

  舉例來講:魯國法律規定,若有人肯出錢去贖回被鄰國捉去做臣妾的百姓,政府都會依例付一筆賞金,作為獎勵。

  孔子的學生子貢,贖人卻不願意接受獎金,孔子知道了就罵他說:「你錯了,君子做事可以移風易俗,行為將成為大眾的規範,怎麼可以只為了自已高興,為了博得虛榮,就隨意去做呢?現在魯國富人少,大都是窮人,你這樣創下了惡例,則大家認為

  贖人接受賞金是丟臉的事,則以後還有誰贖得起人,從此以後贖人回國的風氣,將慢慢消失了!」

  還有一例:子路救起溺水之人,主人送了一頭牛道謝,子路收了起來,孔子聽到了說:「從此魯人必樂於拯救溺水之人。」因為一個肯救,一個肯謝,則會釀成風氣。

  以上二例,以一般人的觀念說,子貢不領賞金是廉潔的好事,子路接受贈牛,是一大敗筆,但孔子的看法卻與眾不。

  因此說:凡人行善,不可只看行為,必須看他的流弊。不可只看現在,必看事情的結果。不可只論個人的得失,需看對大眾的影響。

  若現行似善,而其結果足以害人,則似善而實非善,若現行雖然不善,而其結果有益於大眾,則雖非善而實是善。舉此一例可以旁通,例如:不應寬貸;過份稱讚別人而迷人神智,為守小信而誤大事,寵愛小孩而養大患、、、等,都急待吾人冷靜檢討改善。續→ 下。

十二、偏善、正善論結果

  至於善有偏正,又當何講?

  舉例說:從前呂文懿宰相辭職歸鄉,鄉民依然尊敬他如北斗星,看他如泰山,有一天,一鄉民醉後前去大罵他一頓,呂公不為所動,認為是醉人而不去計較。過了年,此人愈變愈壞,終於犯上了死刑重罪,呂公才後悔說:當初若稍為跟他計較,送官懲罰,小懲足以為戒,也許今日不會促成此種大惡,都是吾當初存心過於忠厚,怕被誤為仗勢欺人,以致害了他 !這是一個善心而作了惡事的例子。

  再舉一惡心而行善事的例子:某地有次飢荒,暴民白天公然到處搶糧,有某富家告之於官府,官府卻一概不理,於是暴民愈為放肆,變本加厲,逼不得已,只好私自懲治暴徒,鄉里才為之平靜,而免大亂。

  因此說:人人皆知善是正,惡是偏。但若行善心而使事成惡,則是正中偏,若行惡心而使事成善,則是偏中正。這是為人處世應有的認識。

 

十三、半善與滿善憑一心

  還有半善滿善,又作何解?

  易經曰:「善不積,不足以成名;惡不積,不足以滅身。」就像把東西存進容器一樣,勤而積之則滿,懈怠不積則不滿。

  譬如以前有一女人,到廟裏燒香,想布施卻又家境困難,找遍身上只得二文錢捐獻,但廟裏主持高僧還是親自替她誦經懺悔祈福。後來此女貴為宮女,攜帶了數千金來廟布施,主持高僧卻只派了徒弟替她回向,因此她就開口問道:「我以前只捐二文,你就親自替我祈福,今天捐獻千金,你為何不替我回向?」高僧說:「以前布施雖小,心意真切,非老僧親勞,不足以報答。今日布施雖多,心意卻不如以前真誠,因此有人代勞即足也。」

  以此為例:「千金是半善,二文是滿善。」

  還有以前神仙名鍾離,傳授呂洞賓點石成金之術,以利行善濟世,呂祖問說:「這種金會還原嗎?」鍾答:「五百年後,終究還要復原為石。」

  呂祖說:「這樣不是害了五百年後的人嗎?這種法術我不想學。」鍾說:「修仙要先積滿三千功德,你憑你這句話,三千功德已算圓滿達成,可以學仙了。」

  因此說:「為善必須發乎真誠自然,事後不牢記在心裏,則雖小善也能達成功果。若懷有企圖行善,施恩望報,就是終生行善,還是半善。

  譬如以錢財救濟別人,若能做到付出金錢,而心裏沒有感覺。付給其人,而像沒有其人。付出了錢財,而像沒有付出錢財。如此就是三輪皆空,一心清淨之境,則一文足以消千劫之罪,斗米也能種無涯之福。

  若施人而心不忘,施恩而望報,捨財物而心痛,那麼即使是萬兩黃金,也只半善而已。

 

十四、大小難易看動機

  再論善有大小,有難易之理:

  古時有位叫衛仲達的人,任職朝廷為官,有一次精神解離,被攝入陰間,閻王命人呈現善惡記錄簿給仲達看,他發現惡錄攤滿庭院,而善錄只有一小捲而已。閻王又命人取秤來稱,大疊之惡錄簿,卻比那一小捲善錄簿輕。

  仲達好奇的問:「我才三十歲,那來這麼多的惡錄?」

  閻王答:「思念不正就已犯罪,不一定作了才算。」

  又問:「這小捲善簿寫什麼?」

  閻王答:「這是朝廷常興大功,要修三山(即福州)石橋時,你上書的奏章稿文。」

  仲達說::「我雖上書,朝廷並未採納,何以有此份量?」

  閻王說:「朝廷雖未採納,但你一念之善,普達萬民之身,若被採納,則善力更大。」

  由此可知,志在天下,善達萬民,則善雖小而功德大。若志在一身,善及一人,雖多也小。至於難易之善,就像修身克己一樣,必須從很難克服先克服,則小的過失也就自然不會犯。

  譬如江西舒翁,以二年教書所得的薪水,代繳他人的罰款,使人夫婦團圓。河北張翁,以十年省吃儉用的儲蓄,代別人償還債務,而救活他人妻女。鎮江靳翁,雖年老無子,也不忍娶幼女為妻。

  上述頃囊相助,體諒別人,為別人著想之善舉,這就所謂難捨處能捨,難忍處能忍的好例子,這種難為之善,才最可貴,而天降之福也必豐厚。

  無錢無勢之人,行善助人是比較困難,但若能盡力而為,在困難之中去行善,其價值也更為可貴,獲福也必更大。

  有錢有勢之人,行善積德是太容易,容易行善而不為,即為自暴自棄,正如俗語所言:「富而不仁如肥豬。」

 

十五、行善妙方有十味

  行善的道理跟原則,上面已經說得很詳細。下面來談隨緣濟眾,行善積德的方法。

  與人為善敬愛存心成人之美勸人為善救人危急興建大利捨財作福護持正法敬重尊長愛惜物命。

  何謂與人為善?

  先帝舜年青的時候,在山東看漁人捕魚,看到魚藏豐富的靜水深潭,都被年青力壯者爭相佔取,而老弱漁人,反被排斥於急流淺灘之處,而深感傷心。於是他也親身下水捕魚,凡是碰到別人過來搶捕,他就故意讓人,而不抱怨。逢到有人把魚讓他捕捉,就當面稱讚並道謝。如此相處了一段時間也就形成了禮讓的風氣。

  試想,以舜之才智,那有不能用語言教人的道理?而他卻不用言教,寧取身教,潛移默化轉移人心風氣,真是用心良苦。

  因此說::為人應盡量不拿自己的長處,去彰顯別人的弱點。不要故意表示自己的善心,去顯示別人的惡意。千萬不要以自己的聰明才智,去捉弄別人,折騰別人,應該盡量謙虛處世。見人有過失,盡量寬恕包涵,則可對惡人形成一種沉默的抗議,也不會撕破惡人的面子,使惡人不敢放縱,也有改過的機會。見人小善,也要讚嘆,加以表揚。總之,一言一語,一舉一動,念念不忘為大眾著想,維護真理原則,即是與人為善。

  何謂敬愛存心?

  就一般人行為來看,君子與小人實在有點混淆不清,但若能留意一個人的存心正邪,則善惡就像黑白一樣的明顯。因此說:「君子所以異於小人,僅在一念之差而已。」孟子也提到:人所異於禽獸幾希?

  俗語說:「一樣米養百種人。」人雖有親疏貴賤,智拙賢愚之分,但萬品同體都是同胞,誰都應該互相敬重,敬愛眾人也等於敬愛聖賢,能了解眾人的立場,即合聖賢之道,因為「聖人無常心,以百姓心為心。」人人若能敬業樂群,安份守己,敬重別人,也珍重自己,即是代天行道,敬愛存心。

  何謂成人之美?

  一般來說,社會上持善之人較少,迷糊之人較多,而一般人又有袒護自己,排擠別人的劣根性,因此善人處於俗世,除非他能有守正不阿,否則也很難立足,加以有意行善之賢達人士,言行都與世俗不同,心直口快,不善心機,不善於粉飾自己,以博取虛榮,因此見識不高的俗人,就常他們不公道的指責,而達不到為善的目的。

  因此說:仁人志士,長輩君子,應時加匡正輔助,以宏揚此等善士功德,像處理玉石之道一樣,任意拋棄丟擲,就同瓦礫,若懂得加以琢磨,則就是寶貝。因此,凡發現有人行善,其志可嘉,就應該設法給予扶助,以成人之美。

  何謂勸人為善?

  凡人都有良知,只因人生旅途紛擾動盪,為名為利而使人沉淪墮落,因此與人相處,須時時提醒告戒他人,以解開迷惑。

  韓愈說:「一時勸人以口,百世勸人以書。」為人若能臨機應變,因材施教,做到不失人、不失言,則就像解人煩惱,醒人惡夢一樣,是最好也是最實惠的事。

  何謂救人危急呢?

  人生在世,難免都會有失敗與不幸的遭遇,當碰到了別人遭到禍害之時,應當像自己碰到災難一樣,盡力給予協助,譬如拿話安慰,或發洩他的冤屈,或給予其他方式的接濟都可以。

  古人說:「恩惠不在大,能救人緊急為貴。」是救人危急的大道理。

  何謂興建大利?

  就是協助建設公共設施,譬如開渠導水,修築提防,修建橋樑,或救濟貧困、、、等,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,都算興大利。

  何謂捨財作福?

  佛門萬種行持,以布施為第一。施就是捨,賢明的人內捨六根,外捨六塵,一切所有都可施捨,而不掛意。

  一般人當然做不到此種境界,還把錢財看得比生死更重要,因此為人若能看破人生,從最困難的施財做起,以利群生,廣積陰德,則內能去除自私吝嗇的劣根性,外能濟人之急難,則將大有助於修善行持。雖然初期會感到勉強,但慢慢就會感到心安理得,心曠神怡,而消除其他過失。

  何謂護持正法?

  正法即是佛法,佛法是萬世生靈的指標,沒有正法,則天地萬物將難予化育成長,難予脫離凡塵三界,難予維護蒼生,救渡眾生。因此,凡是見到佛堂、神廟,或經書典籍,皆應敬重並加愛護整理,至於弘揚正法,以報佛恩更要認真去作。

  何謂敬重尊長?

  就是尊重父母兄姊、長官、前輩。凡是年高、德重、長官、前輩都要敬重。

  在家奉侍父母應柔聲下氣,必恭必敬。服務社會國家,也不可因為天高皇帝遠而放肆亂來。有刑於犯人時,不可作威作福,這些都是最關係陰德的,試看忠義之家,子孫沒有不綿延昌盛的,這是敬重尊長的道理。

  何謂愛惜物命?

  古人曾說:「愛鼠常留飯,憐蛾不點燈。」當然一般人很難做到此種境界。這只是提醒我們,必須維護人所俱有的惻隱之心。孟子所以說:「君子遠庖廚。」也是為了養成人人皆有惻隱之心。因為人生在世,求仁者盡在此心,積德者也憑此心。因此說:為人若不能斷肉持齋,也應當做到「自養者不食,見殺者不食,聞殺者不食,專為我殺者不食」的四不食之修養,以培養慈悲心腸,增長福份智慧。

  再說:古人煮繭以求絲織衣,今人種田除蟲以養人,衣食之源,樣樣動人惻隱之心。因此為人一生,若不知愛惜物命,珍惜勤儉,就跟造了殺生罪孽的過失一樣,至於手所誤傷,足所誤踐者,更是常見,都應當隨時防患,盡量避免。

  總之,積善之方太多太多,難予一一例舉暢述,但只能依此十項方法推廣修持,則萬種功德都能完成的。

 

謙 德 之 效

  易經說:「上天對於驕傲自滿的萬事萬物,總是虧損他,以幫助謙虛之事物。地的道理也一樣,高處之山水,總要往下流,以添補低陷的地方。鬼神對於驕傲自滿的,總要折損他,而庇護謙虛之人。人心也一樣,驕傲自滿者,必為人所憎恨,惟有謙虛之人,才受人敬重。」

  易經一書,它有六十四條大原則,分述三百八十四條小道理,戒慎警惕之詞佔三分之二,只有謙卦之六條道理,全部是讚頌之詞,難怪俗語常說:「謙受益,滿招損。」

  試看清寒之士,將發達成名之前,必都有一段謙容可掬之時光。辛未年,有同鄉十多人,上京赴試,其中以丁賓的年紀最小,但卻也最謙虛。

  我告訴朋友說:「此人今年必中考。」朋友說:「何以見得?」

  我說:「惟有謙虛者必獲福。看他們一般人之中,只有他信實厚重,沒有經浮的樣子,只有他恭敬溫馴,虛懷若谷,不跟人爭面子;也只有他受侮辱而能忍耐,聽到了毀謗而不辯,人的修養到了此種地步,天地鬼神都將保佑他,那有不發不中的道理。」到了發榜時,果然被料中。

  還有浙江秀水馮開、山東冠縣趙光遠,以及夏建所、、等人,都於連考不中之後,大改初年驕傲自負的壞脾氣,而變成謙虛君子,然後考中的例子。

  因為上天若擬賞賜其人,未發福之前,必先打開他的智慧,慧根一開,則虛華自實,淫威自斂,其福自至。

  江陰有張晨嚴,其人博學多才,頗有盛名,甲午年參加考試,結果名落孫山,惱羞成怒,竟然大罵考官有眼無珠,當時有一道人在旁微笑,張君卻又牽怒此人。

  道人就開口說:「必是你的文章不好呢!」

  張盛怒說:「你又沒見我的文章,怎知不好?」

  道人說:「聽人家說,寫文竟必需心平氣和,現在看你破口大罵的樣子,心極不平,氣極不和,怎麼可能寫出工巧的文章?」張君不知不覺就屈服,轉而請教道人。

  道人說:「考試也靠命運,命不該中,花再多的時間也無用處,必須先改變自已。」

  張問:「既然是命,又將如何改變?」

  道人說:「造命在天,立命在人,本立而後道生。力行善事,廣積陰德,則人生沒有什麼求不到的事。」

  張問:「我是貧窮之人,如何行善積德?」

  道人說:「善事陰德,都由心造,常存善心待人接物,則功德無量。譬如謙虛的修養風度,並不用花錢,你為何不反省,責備自己不夠程度,不夠謙虛,而只責怪考官呢?」

  張君從此猛然醒悟,即刻日日行善,時時積德,到了丁酉年,有一次夢見了自己走到一棟高樓裏,檢到了一本開榜的名錄,但榜上卻有許多擦掉的空格,他好奇的問身邊的人說:「這是什麼名冊?」旁人答:「是今科錄取之名冊啊!」又問:「為何又刷掉了這麼多人呢?」旁人答:「陰間三年就校正一次,須積德與無惡之人,才能榜上留名,空白處被擦掉之人,都是本來榜上有名,因為剛作了刻薄的惡行,而被刷掉的」。又說:「你三年來謹慎修身,可能會補得此缺,應該自愛。」此年張君果然考取了第一○五名。

  由此看來,俗語說:「為人莫作虧心事,舉頭三尺有神明。」是有原因的。

  人生在世,吉凶禍福,如何趨避,確是繫於一念,人若能緊守一念之善,絲毫不得罪天地鬼神,謙虛的仰制自己,則天地鬼神必能時時照顧維護,以蔭我人福祉。

  人若自驕自滿,恃才傲物,持強逞能,不但沒有光明的前途,也成不了大器,就是有小小的福氣,也享受不了的。因此有智慧的人,明理的人,絕對不會自毀前程,自拒其福才對。何況也只有謙虛之人,才能容納別人的教導,也才有人願意給他福慧,而受益無窮,這是一般人為了生活所應俱備的觀念。

  佛家有言:求功名者得功名。求富貴者得富貴。」人能立志,像樹立根,立定志向須念念不忘謙虛,處處與人方便,自然就能感動天地。此造化惟心,成敗在己。

  孟子也說過:人若能擴充自己的德行,將各人祈求功名富貴的希望,推及於眾人,與人共享,與人同樂,則人生自必無憂無慮,和平安祥。

  可惜一般人為人處世,追求功名富貴,都只是一時高興,一廂情願而已,興之所至則行,意興闌珊則止,缺乏恒心,缺乏眼光。

  因此說:凡人修身立命,必須有恒,立定志向,廣積陰德,加被十方,則命運也就拘束不了人。了凡四訓 →完。

<  請尊重智慧產權   轉載重製節錄請先取得本網之書面同意 >